魔都Wiki

用户工具

站点工具

user:白米饭:遗失的笔记

五月十五日·一九二一

今天有趣的事情是与一个和尚的辩论。

不过他搞错了一点,这个世界是宿命论的,不过这个宿命不是他所谓的永恒的振荡之中所获得的一次又一次重生,而是在遥远的宇宙中混沌处所归于零的寂灭。

这是根本性的错误,在这个错误的基础上无论谈论什么事情都将是没有意义的。当然,这仅仅针对于世界观而言,和尚的方法论还是值得学习的,至少对于目前、现在、这一刻的我来说,这种方法论能够让我更好地招募信徒。

就来简单记载一下他所说的话吧:核心就是两个要素,无常和无我。当然,也很容易理解, 无常指的就是事物是不断发展变化的,无我指的是事物的发展方向是有规律可循的。

只不过对于现在的我来说,之前所生活的几百年已经让我有了对世界真相粗浅的认知,并且确定了我目前、现在、当下所应当做的事情和今后一段时间预计需要长期做下去的事情。然而对于这个和尚来说,他的无常已经到了期限。

他能够理解宇宙深处的永恒的寂灭和混沌,但是他仍旧只是认为这种混沌是潜伏着巨大漩涡的寒冬,仍旧有一天将会重新绽放出生命的光芒。我没有办法否认这一点,就像我没有办法承认这一点一样,因为我没有经历过永恒的寂静,我也不会想去经历它,因为这种实验代价太过于昂贵。

但我对和尚说生命的存在正是为了抗争寂灭。

他打算对我当头棒喝。

那么,他便进入了他的轮回,反正对于他来说,他的存在已经在我的笔记当中得到了“示现”,不是吗?

莱斯曼·米勒耶夫 1921年5月15日

五月十三日·一九一九

经过了如此长时间的尝试和追寻,我总算能确定出究竟是为什么了。

即使是那些信仰了无穷尽知识的人,仍然被世俗所困扰着,更不用说那些每天都在忍受着饥饿、疾病、痛苦和一系列神经元所引导的生物信息反应——更准确的说,是那些人类进化出来的保护这可怜的肉体所自然而然产生的排异反应,这种可笑的“保护”——的支配。

这种支配是没有原因的,毕竟要用短短的几十年时光对抗长达几千万年人类的进化是毫无胜算的——可是我不只有几十年,至少我已经找到了突破的接口……但仅仅限于爱智者。

我尝试着思考了关于和普通人的区别这一件事,至少在我知晓了永生的奥义之后这种问题曾经困扰我相当长的一段时间,不过现在,已经有了一个明确的答案——那就是我不会受到这种来自肉体的信号的干扰,因为我的精神在无穷无尽的宇宙之中,也在这个小小的蓝色星球之上。

当然,普通人是做不到这一点的,这种进化如果不能够尽快发生,当群星归位之时,这些可怜弱小的人类自然只能走向灭亡。所以,应当尽快……除了挑选合格的爱智者之外的方法。

显而易见,爱智者有着足够强大的精神力可以克制肉体所带来的肉体痛苦和精神痛苦,而同时也可以克制来自外界本身的精神痛苦——只不过如果没有什么别的精神的话,这种来自外界的精神痛苦就可以忽略不计了,当然,这是第二阶段才要做的事情。

那么现在,至少我需要让进化开始的第一步,就是将普通人的肉体和精神分离。虽然我不知道这种事情现在应当如何实现,但至少短期之内有一个目标,我觉得来自未来的科技可能会帮助我实现这一点。

莱斯曼·米勒耶夫 1919年5月13日

四月六日·一九一七

我曾经问一个占卜师——在他还只是一个在酒吧里依靠小伎俩忽悠那些酒客们开心一下的落魄男人的时候——一个这样的问题:“你说,人为什么想要预言啊?”

你猜他怎么回答我的?没有出乎我太多预料的答案,“当然是为了在未来的千百万种可能性之中寻求最好的一条。”正当我想把手中的朗姆酒一饮而尽来掩饰我尴尬地想鄙夷他的回答的时候,他又说了一句让我差点没拿稳杯子的话:“哦,当然,还有另外一个目的,就是给我送钱。”

那天晚上我不知道是怎么走出那个酒吧的,或许是被保安拖着一只腿给丢出店门的吧,总之,在连续喝了不知道多少杯酒之后,断片了。

现在想想看还挺真实的,谁知道将踏出的一步是充满危险的荆棘谷亦或者是含有大机遇的奥丁山(鬼知道我脑子里冒出来的地名都是从哪里来的),想要稳步前行寻求最大的利益所在,一直就是人这种生物,亦或是所有生物的本能——因为不这么干的人都死掉了。

那个占卜师后来也没有过联系,只听说他在骗钱的道路上顺风顺水,一直当上了黄金黎明魔法协会的二把手——这个名字一听就充满了中二气息,大概都是跟他一样喜欢骗钱的家伙们吧——他依然在给别人占卜着,只不过占卜的方式从塔罗牌变成了,em,魔法塔罗牌。自然,收费也翻出了好几十倍,可依然门庭若市。

早知道他这么准,我就找他占上一卦了。

哦,多说一句,我现在已经戒酒了,那一晚的经历让我印象深刻……不仅是因为第二天神魂颠倒,还可能是我的钱包不知道什么时候丢在酒吧里,还有我当时想忘却忘不掉的记忆。

该死,直到我开始回忆起他,我才发现他原来也给我占了一卦……只不过代价可能要比他当时的标价12先令贵得多。他妈的,嗯……似乎也不是什么坏事,看起来还真有两下子。

莱斯曼·米勒耶夫 1917年4月6日

Permalink user/白米饭/遗失的笔记.txt · 最后更改: 2022/04/18 17:10 +0700 由 127.0.0.1

oeffentlich